回顾2018:六个故事,讲完比特币十年

发布时间:2019-08-30 19:06:30 来源:mg赌场-mg赌场网址-mg赌场官方网站 点击:45

  在这短短的十年里,币圈几经浮沉。有人为了推动比特币的发展,甘愿错过上亿的家产;有人沉迷于比特币带来的财富,不惜踏入违法的禁地;更有人陷入渴望实现财务自由的焦虑,终日沉迷于一夜暴富的幻想......

  这些人构成了比特币的十年图谱,记录着它改变世界的轨迹。

  2010年5月的一天,佛罗里达州天气温暖、阳光明媚,程序员兼比特币早期矿工Laszlo Hanyecz年幼的小女儿,正踮着脚伸手去拿放在餐桌上的披萨。这两个披萨是Hanyecz用一万个比特币换来的。

  

  2010年5月18日,Hanyecz首次在BitTalk论坛上发出了交易请求,说他愿意用挖矿所得的1万枚比特币购买两个披萨。刚开始的两天,论坛上的大部分人讨论的还是用一万枚比特币换两个披萨值不值或者是如何将披萨送到Hanyecz的住处,甚至有人出主意让他以41美元的价格在比特币市场上出售这些比特币而不是去买两个披萨。

  2010年5月18日上午12:35分

  2010年5月18日下午7:01分

  2010年5月21日下午9:12分

  2010年5月22日下午7:17分

  大概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八年之后比特币的价格最高达到了2万美元,而这两个披萨将价值两个亿。

  我并不后悔,因为我认为我的这个行为是伟大的,这是我参与比特币发展的一种方式。我知道,如果我可以使用比特币购买食物,那么它就跟其他的货币一样,我们就可以靠比特币生活。

  Laszlo Hanyecz和jercos 在这场交易发生之前,彼此并不认识,他们只是在IRC聊天室讨论过关于比特币的问题,对彼此的ID号很熟悉,在看到Hanyecz发出的交易请求之后,居住在距离弗罗里达州1900公里以外的加州西海岸圣克鲁斯附近的jercos在聊天室与Hanyecz取得了联系。

  随着比特币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如今比特币一天的交易量已经超过了20万笔,接受比特币支付的商家也越来越多。2013年,商业太空飞行公司维珍银河开始接受比特币支付;2014年12月微软开始允许用户使用比特币在微软账户上充值,并购买Windows和Xbox商店的游戏、电影和应用;2015年Foldapp允许用户在使用比特币支付时获得20%的折扣,并在星巴克门店购买咖啡;2016年,德国国内能源巨头Enercity宣布接受比特币支付,居民可用比特币支付电力、燃气、供暖和饮用水账单;2017年,日本有20多万家商户开始接收比特币作为一种合法的支付手段。

  2010年,28岁的乌布利希在LinkedIn上发布了一段宣言称:“我要建立一个经济模型,让人们生活在一个没有强权的世界里。”

  。乌布利希式的自由主义认为:毒品的使用与买卖,应该基于个人的选择;只要你情我愿,就可以去贩毒、卖淫、赌博、贩卖军火甚至雇凶杀人。

  

  所谓暗网指的是那些无法使用普通的搜索引擎访问,通过洋葱路由层层加密形成的层叠网络,十分隐秘难以追踪。2011年,在物理和材料化学方面颇有建树的乌布利希凭借自学的编程知识创建了暗网“丝绸之路”。

  ,很快他们收获了第一笔资金。随后,便不断有毒贩慕名而来,不到两个月丝绸之路的用户数量就超过了100万,商品种类超过上万种,其中有七成还是毒品,除此之外暗网上还出售假钞、枪支弹药、假护照驾驶证和盗用的信用卡信息。

  

  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2013年10月乌布利希在一家书店上网时被美国FBI逮捕。FBI在拿到乌布利希的电脑之后,对其进行了数周的分析,得出结论称乌布利希携带的笔记本电脑中拥有14.4万余枚的比特币,总价值超过1.22亿美元,而丝绸之路自建立之初以来的短短两年时光,通过比特币完成的毒品交易额超过12亿美元。

  

  2015年乌布利希被判终生监禁,2017年他上诉失败,维持原判。然而,暗网缔造者的折戟却丝毫没有妨碍比特币继续充当非法交易的帮凶。2013年11月在乌布利希被捕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丝绸之路2.0版本上线;后来在暗网之外,比特币又逐渐流行于洗钱、网络勒索等其他领域。

  

  ,非法交易在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助推下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我们都是百万富翁,但我们都一贫如洗!我每个月的工资900万玻利瓦尔,但只勉强够买一公斤肉。”委内瑞拉43岁的护士迈瓜利达?奥罗诺思说。

  在严重的通货膨胀面前,百姓们在挖空心思寻求自救的办法。此时,不依靠中央机构发行的全球流通的比特币登上了历史的舞台,成为身处水深火热中的委内瑞拉居民的一项选择。

  

  委内瑞拉政府在经济萎靡不振之际实施了严格的货币管控,在当地购买商品不能使用除了玻利瓦尔以外的任何货币。如果你拥有一家公司,需要从海外进口一些东西的话,你必须先得到政府的批准,才能把当地货币兑换成美元。所以,在委内瑞拉这样一家企业想要正常运作就必须在黑市上购买美元或者贿赂政府官员。

  在委内瑞拉如果想要把现金兑换成美元,首先你不能把它存到银行,因为政府不允许你持有外币;其次,你不能带着大笔资金游荡在街上,因为当时的委内瑞拉抢劫盗窃案件屡见不鲜;另外,你也不能带着这些现金去机场,因为你有可能遭到机场警察的敲诈。在走投无路的时候,858graphics接触到了比特币这项新技术,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他们将所有资产兑换成了比特币。

  

  同样的场景也发生在29岁的委内瑞拉年轻人胡安?平托的身上。胡安?平托在电影院前排队买票时,他拿出手机在localbitcoin上卖出了正好够买电影票的比特币。虽然胡安?平托住在委内瑞拉,但他的大部分资产都不是本国货币,他持有大量比特币,也有不少用比特币兑换的外币。

  这500美元足以养活一个四口之家,还可以用来从海外购买尿不湿和胰岛素等生活用品。

  

  胡安?平托的家人朋友中仍然留在委内瑞拉的不到十分之一,大多数有能力的人都已经离开了这个国家,平托的大部分家人都住在西班牙。无意间他发现,父亲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公寓的租客也拥有比特币,为了方便,他同意这位租户使用比特币支付六个月的房租。于是,在租客将这笔比特币发送给平托之后,他马上转给了他在马德里的兄弟,兄弟收到之后又立刻在localbitcoin上将其兑换成欧元,他们的父亲在一个小时之内就将这笔房租存进来他在西班牙的银行账户,这使他们避免了电汇的延时和高昂的手续费。

  而低延时低手续费的交易属性,也打破了传统汇款的弊端,为跨境汇款开辟了一条新思路。

  四、无法自证身份的澳洲中本聪:比特币私钥即所有权

  如果要说我们最接近中本聪的一次,大概是在2016年5月份澳大利亚计算机学者Craig S. Wright站出来称自己就是比特币之父的时候。当时,就连中本聪钦点的比特币代码合并者Gavin Anderson也出来为其作证,称其在私下用第一个和第九个区块(当年中本聪将第九区块的挖矿所得转给了已故的比特币开发者Hal Finney)的私钥签署了“Gavin最喜欢的号码是十一”这句话,并得到了Gavin Anderson的验证。

  (Craig Wright给出签名对应的交易信息)

  而一段公开的签名信息任何人都可以拿得到,因此并不能证明Craig Wright就拥有这个地址的私钥,从而也就无法证明他中本聪的身份了。

  2015年,Wright陷入财务困境当中,并遭到澳大利亚税务局的调查,2015年末,他逃离澳大利亚并前往伦敦避难。在此期间,Craig S. Wright数次向他曾经的同事Stefan Matthews寻求帮助。

  这件事情让Stefan Matthews确认Wright与中本聪或多或少存在某种联系。于是,他以此为条件,说服了加拿大P2P公司nTrust的首席执行官Robert MacGregor,让他投资Wright并以1500万美金的价格收购Wright旗下多家负债的电脑公司以及他的知识产权。

  MacGregor的小算盘打的很好,他想一旦Wright中本聪的身份坐实,他就可以以超过1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掉Wright所有的技术专利,大赚一笔。

  在这里,我们可以来回顾一下从2015年底至今都有哪些证据可以来证明Craig Wright是中本聪:

  2008年8月Wright在其博客中发布的关于发行一种加密货币的论文;(论文内容与比特币相似,当时中本聪的《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支付系统》还没有发布)

  2008年11月,该博客又更新了一篇博文,它包括了一个请求,如果读者想要访问他们的信息,需要使用一个PGP 公钥,而这个公钥显然和中本聪有关联;

  澳大利亚时间2009年1月9日,比特币官方上线之前,Wright在博客文章中写下的“比特币测试版本明天将会上线”的文字记录

  

  2014年1月Wright使用电子邮件地址satoshi@vistomail.com给他的同事发送电子邮件的记录;(satoshi@vistomail.com地址与中本聪发布论文的邮件地址satoshi@vistomail.com非常相似)

  Gavin Anderson和Stefan Matthews两人证明Craig Wright就是中本聪

  如果比特币只是一项普通的发明,以上证据或许可以证明Craig Wright至少是发明者之一;而如果比特币只是一笔普通的现金资产,不要说有Gavin Anderson和Stefan Matthews这两个证人了,即使没有人证明,他也可以随意支配这笔钱。

  在比特币的世界,任何情况下,只有私钥才是唯一能够证明资产所属的凭证,这样一来就没有人能够轻易的将别人的财富据为己有了。

  五、通证经济信徒元道:比特币是通证经济的基础

  只有山呼海啸的浪潮和泡沫才配得上“通证”这件事。——元道^

  

  2013年他开始接触并成为中国最早推广区块链概念的先行者。在区块链领域他更喜欢用元道这个名字,2014年他率先提出将“blockchain”翻译成“区块链”,并联合业界有识之士布局区块链产业;2016年,在中关村管委会的支持下,元道发起成立了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并担任联盟理事长;2017年他又提出了通证的概念,倡导发展“通证经济”。

  所谓“通证”通俗来讲就是运行在区块链上,可流通的加密数字货币权益证明。席间元道称:对已有成熟产品和完整产业链的互联网及传统企业,实施一部分或全部业务的通证化改造,按照通证经济的思路和模式重构,完成币改及上市交易。

  

  “我们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一场通证经济与实体经济相结合、改变传统的利益分配格局、释放人们的创新和协作热情的实践大潮正在孕育涌动,即将席卷而来。我们一致认为,互联网和传统企业通过“币改”,将自己的一部分或者全部业务按照通证经济的思路和模式重构,这将成为一个大趋势,任何人也无法阻挡。‘币改’对这些企业乃至整个行业来说,将是脱胎换骨的蜕变,对于通证经济来说,则是支持实体经济的关键一步”。

  区块链是交易和价值流转的基础设施,通过区块链对传统经济的通证化改造将从本质上改变资产的表现形式和流通方式。但是,在目前缺乏监管并充满了浮躁与暴富幻想的币圈,想要真正实现通证经济实属天方夜谭。而不可否认的是,比特币的出现为通证经济的实现奠定了技术上的基础;基于比特币而诞生的区块链技术实际上对生产力本身是没有太大意义的,其真正的意义在于可以让人们选择最佳的方式登记、拆分和传递价值;这不仅改变了资产流通的方式,还改变了客户、股东、员工以及企业之间的关系。

  与传统股市每天有交易时间限制的规则不同,比特币市场是一个7*24小时可以不间断交易的地方。这样的交易规则打破了传统市场的局限,为加密货币市场的投机者们提供了更多自由发挥的空间。2013年4月,当时还在美国伯克利留学的中国学生袁浩瀚和朋友悟空在收集比特币价格数据的时候发现,在不同交易所之间比特币存在非常大的差价,尤其在不同国家之间,那时中美比特币差价长期维持在30%到50%之间。

  

  时间一晃到了2017年,搬砖这种套利手段发展的更加成熟。2017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发布《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将彼时最火热的ICO归类为非法金融活动。一时之间,国内币价大跌,而与此同时境外投资者正在大量以低价购入比特币,从而造成了中外市场巨大的差价。

  今年3月7日的深夜在币安平台上,VIA/BTC交易对异动,黑客先通过第三方钓鱼网站盗取用户的账号和登陆信息,再通过调取币安平台的API key在VIA/BTC交易市场程序化下市价买单,造成许多投资者的除了比特币以外的加密货币被以当时市价抛售,并被兑换成VIA,从而导致恐慌性抛售,比特币等币价暴跌而VIA币价大涨。

  造成市场的混乱之后,黑客则通过做多VIA或做空比特币来实现盈利,在国内投资者还处于睡梦中之时,他们已经不知不觉完成了收割。

  :改变,才是这个世界永恒不变的铁律。

  只是这种变化,也并不往往是好的。

  比特币对一群加密极客而言,是对算法和共识的技术信仰的变现,当初的开发者还怀揣共同的理想创建新世界。但在暴利面前,随之而来的却是技术信仰的扭曲;在消极者和唱衰者的预言中,比特币至少已经死了315次,而他们还在悻悻的揣测其真正的灭亡将在何时到来;但在积极者眼中,如果用《反脆弱》一书中介绍的林迪效应来看,比特币作为一种不会自然消亡的技术,已然存在十年的它预期寿命或许将更长一些。

  

  当然有。

  现在的比特币更像是人类不断追求自由和理想的象征。在坚定的信仰者心中,比特币大概还是那个头顶自由主义光环的时代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