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A股退市风云录

发布时间:2019-08-30 19:06:24 来源:mg赌场-mg赌场网址-mg赌场官方网站 点击:9

  2018年无疑是A股退市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退市新规落地,长生生物在《疫苗之王》的剑挑之下触发重大违法退市(长生退市),中弘股份则在四度委身白衣骑士未果之后成为首个一元面值退市股(中弘退市)。

  随着2018年上市公司业绩逐一揭开面纱,今年的退市热门候选股在大限来临前,又要开始套路各异的花式表演,只是这一次,绝地求生的剧情变成了全军覆没的警报。

  2018年,*ST众和、*ST华泽、*ST上普、*ST海润在内的4家公司先后被暂停上市,并相继在2019年1月发布了终止上市风险公告。谁在悬崖边缘游走徘徊,谁又会首当其冲,成为2019年第一只退市股?

  3月21日,屡屡保壳长达12年的*ST上普公告,拟主动退市。现有股东享有现金选择权,可选择由控股股东普天股份回购手中的股票,A股6.74元/股,B股0.416美元/股,为停牌前的30个交易日的平均股价。这是继2015年5月*ST二重主动退市后的第二例,如今,*ST二重已改名为国机重装,筹划重新上市。

  对于主动退市,*ST上普给出的官方理由是为保护投资者利益,避免退市整理期股价波动给中小股东造成影响,但事实上,主动退市的动机可能并不"单纯良善"。

  根据上交所规则,如果被强制退市,上市公司必须在规定的间隔期满后才能申请重新上市,短则3个月或12个月,长则36个月乃至五个完整会计年度;但主动退市公司则可以随时申请重新上市。也就是说,主动退市的“重启”按钮,要更快捷便利一些。

  *ST上普1993年上市至今已经26年,从2004年算起,14年里主业都连续亏损,从2006年算起,12年都在反复保壳,如此始终如一,如此励精图治,证监会非但没有给他颁发"A股保壳卫士"的称号,反而在2018年3月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称*ST上普在2014年未弥补利润缺口,虚增利润998.4万元,扣上了财务造假的帽子。

  上交所进一步调查则发现,保壳老司机还是造假老司机。2013年、2015年、2016年,分别虚增归属净利润约647.15万元、304.31万元、103.49万元。在这12年的无双生涯里,*ST上普默念"一年盈利一年亏,亏损一年再盈利"的"防退市口诀",从2008年起逐年盈亏交替,先后使出了卖子公司、卖厂房、以自有房产出资并重新按市场价估值、与母公司关联交易等种种招数,直至一单近10亿的BT合同纠纷,破灭了*ST上普通过主业转型、扭转颓势的最后一丝希望。

  2012年底,当时还没有戴帽的上海普天公告,子公司普天能源与浙江大卫共同签订《能源管理建设合同》。按照约定,普天能源是BT项目的投资建设方,负责建设"大卫世纪城"项目,而浙江大卫需支付项目回购款共计9.7亿元,付款期限七年。

  合同履行至第三年,浙江大卫出现逾期付款,双方对簿公堂,光是诉讼管辖权就从上海一中院、上海市高院辗转浙江省台州中院,上诉到最高人民法院。

  2017年,情势急转直下,*ST上普已于2015和2016连续两年亏损,保壳迫在眉睫,指望着这笔合同款续命,而欠下巨额工程款的浙江大卫则因欠税欠社保,被地方税务局申请破产清算。*ST上普的合同纠纷案无奈搁置,好不容易冻结的8.69亿存款被解封,涉案的5.88亿债权成了优先级最低的普通债权,而这笔合同纠纷耗时三年,一直到2018年3月,还在打管辖权异议,压根没能进入正式审理阶段,回收欠款更是渺茫无望。

  2018年5月29日,*ST上普因公司2015、2016、2017年连续三年亏损,暂停上市,退市进入倒计时。2018年10月,恒大地产旗下上海盛建置业介入浙江大卫破产重整,破产重整方案中,普通债权清偿比例不足五成,但迟来的重整已经无法阻挡*ST上普"不死鸟"命运的终结。

  *ST上普的股东是央企中国普天集团,经企业预警通APP查询,家中还有四个一母同胞的上市兄弟(东方通信,东信和平,宁通信B,成都普天电缆),其中名头最响的,就是年初豪取10倍妖股称号的东方通信。

  一边妖股称王,一边退市投降,妖的妖,退的退,真是龙生九子,命数不同。

  *ST上普从2003年最后一次扣非利润为正,到2006年开始隔年盈利的挣扎,再到2015-2018年的连续亏损,央企母公司对于这么一个扶不起的亲儿子不是不想保,但也许,从*ST上普被认定为财务造假,2014年净利润溯及调整为负开始,就已无力回天。

  与其垂死挣扎,不如配合政策高压下的"市场化退出机制",摆出个“央企主动退市”的高姿态。

  *ST华泽的前身是成都聚友网络,2004-2006年连续亏损,2007年5月暂停上市,2010年,王应虎家族携陕西星王集团的一干人马进场,打算把旗下的陕西华泽钴镍金属有限公司注入聚友网络,借壳上市。并签下了盈利预测补偿协议。

  对赌期完成后的变脸我们见过太多,*ST华泽不落俗套,对赌刚两年,业绩大变脸,2013年对赌1.88亿,实际1.12亿,2014年对赌2亿,实际2.18亿,2015年对赌2.22亿,实际-1.2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业绩大变脸之外,*ST华泽还上演连环变中变,2016年1月盈利预告1000-3300万,4月15日业绩快报就改成亏损8417万元,4月27日修正业绩快报,预计亏损1.2亿,3天之后年报公布,实际亏损1.55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对此,独立董事称无法保证2015年年报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则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ST华泽本着"积极道歉,坚决不改"的态度发了5则致歉声明/公告,称公司主营的镍产品价格2014年后从最高的13万元/吨,一度跌到了6万元/吨,导致了经营业绩下滑。但实际上,陕西华泽名下的矿山2016年已经彻底关闭,到现在也未恢复生产。

  监管部门迅速跟进,2015年11月,证监会因信披不实对*ST华泽立案调查。这一查,揭开了实控人王氏家族掏空上市公司的黑洞。

  2017年7月7日,证监会的处罚决定书列明了*ST华泽、大股东及关联方的几大罪状。

  2013年9月-2015年6月期间,王应虎之子王涛也是公司董事长先后指使陕西华泽,以天慕灏锦、臻泰融佳、陕西盛华、陕西青润、陕西天港的名义,向关联方星王控股提供资金13.29亿元。

  大股东连年占款,2013年末关联方占款8.2亿元,2014年末11.5亿元,2015年6月13.29亿元,2017年末占用余额为14.87亿元。不仅如此,*ST华泽2013、2014年报和2015年半年报存在虚假记载;2015年未及时披露华泽钴镍为王涛、星王集团提供担保事项,及华泽钴镍、陕西华泽、王涛、王辉向张鹏程借款事项。

  至此,大股东通过上市公司承兑汇票、现金/转账、上市公司违规提供担保、关联方占款等方式,为王氏家族及关联企业输血的行迹如数败露。

  2017年7月的这份证监会处罚决定还对实控人王应虎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但事实上,王应虎一直到2018年2月才依依不舍的辞去了董事长一职,毕竟是自己一手掏空的上市公司,挥一挥衣袖,留下了千疮百孔。

  进入2018年,*ST华泽奇葩事不断,喜提"A股最穷上市公司"称号。

  1月,*ST华泽官网因交不起维护费被停止运营,并显示"该域名可供出售"。3月复牌,遭遇连续26个跌停,股价一路下跌至最低3.31元,跌幅超过70%,一众散户出逃无门。4月,屡屡给高管涨薪的*ST华泽被曝已拖欠员工工资及社保2770万元。4月28日,*ST华泽推迟年报披露并停牌,因为"公司无力筹措审计费用,需要向关键股东请求资金支援"。

  2018年6月29日,穷成狗的*ST华泽终于靠股东垫付审计费公布了年报,这份年报被亚太所标注"无法表示意见",而上市公司母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仅有53.76元,小伙伴大呼看完他家的年报,突然觉得自己好富有。

  鼓破万人捶。2018年5月,*ST华泽的保荐人国信证券被罚2880万元,瑞华所也被罚款390万元。2018年7月,证监会正式将*ST华泽案件移交公安机关,投资者索赔诉讼不断,董监高不是违规被罚就是辞职出走,多家基金机构将估值下调为0。

  目前的*ST华泽用"垃圾股"来形容都已经过于高估,它最终是会因连续四年亏损退市,还是因为被认定为欺诈发行或触及重大违法行为而强制退市?可能是*ST华泽留给我们最后的悬念了。

  2019退市故事讲到了*ST众和,上市公司主业转型伴随着父子兵交棒,因为一桩合同诈骗案机关算尽,酿成了退市的苦果。

  发迹于福建莆田的许氏父子,老爹许金和1987年凭一个作坊印染厂白手起家,从村里的华纶福利印染到到福建众和集团再到福建众和股份,筚路蓝缕打下江山。2006年10月众和股份挂牌深交所,作为莆田第一股曾是全村的骄傲。创始人许金和更是连续出任第九届、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

  2010年,众和股份原有的纺织印染主业开始出现滑坡,转而在新能源产业谋求发展。2011年,伴随着主业转型,年事已高的许金和辞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务,由其子许建成接任。

  接过上市公司担子的许建成不负所望,成功的用6年时间,把自己送进了大牢,也把众和股份推向了濒临退市的边缘。

  2012年7月,众和股份公告了一份框架协议,拟通过股权受让及增资,从黄岩贸易手里取得厦门帛石控股权,从而持有闽锋锂业及深圳天骄控股权,闽锋锂业名下最重要的资产就是被称为"中国第一锂矿"的马尔康金鑫矿业。厦门帛石的法人叫陈建山,在之后的剧情中还会出现。

  2013年3月,众和股份对厦门帛石转股及增资至66.7%,并将其改名为厦门众和新能源,此时众和股份持有闽锋锂业62.95%股权及深圳天骄70%股权。

  2014年3月,众和股份公告称放弃闽锋锂业剩余37.05%股权优先购买权,这部分股权由5名自然人持有,其中5人持有的33.19%将转让给厦门国石,转让价格不超过2.94亿。厦门国石的法人,也叫陈建山,厦门国石的100%股东则是厦门黄岩。

  蹊跷的是,把这37.05%股权卖掉的5个股东,只收到了厦门国石支付的1067万元保证金,后续的2个多亿转让款分文未得。

  与此同时,许建成通过在上市公司体外"设局",展示了一笔股权的奇幻漂流,只需要一个傀儡,三个壳公司和一招"金蝉脱壳"。

  2014年7月,厦门国石将33.19%的闽锋锂业股权转让给母公司厦门黄岩,核心资产转入厦门黄岩。

  随后,陈建山名下新设厦门颐烨,厦门颐烨通过股权转让成为厦门国石100%股东,出现合同违约的厦门国石剥离体外。

  2014年8月,厦门颐烨新设喀什黄岩,喀什黄岩经受让成为厦门黄岩100%股东,核心资产由喀什黄岩间接控制。

  2014年9月,众和股份决定受让喀什黄岩持有的黄岩贸易100%股权,收购完成后,众和股份享有深圳天骄70%及闽锋锂业96.14%最终权益,受让价为5.5760亿元,同时还承担厦门黄岩3.1496亿元的债务,总对价8.7256亿元。

  公告一出,被违约的5个自然人都懵了,6个月之前公告放弃优先购买权,不要闽锋锂业剩下那37.05%的股权,怎么现在绕了两道弯,又要买了?还要加价买?

  据5人回忆,股权收购的谈判过程中,许建成一直派人以众和股份的名义来谈,直到签约前才说上市公司收购不方便,由厦门国石出面收购。令原股东们困惑的是,股权绕了一大圈,最后还是被上市公司收走了,上市公司明明能掏5个多亿现金,许建成为什么付不出2个多亿转让款?

  至于已经变成空壳公司的厦门国石,背后的法人陈建山,是许家从莆田老家村里找来的农民,早在2011年就已经把身份证"卖"给了许氏父子,对设立公司、股权转让、合同诈骗的诸多蹊跷更是一无所知。

  2017年5月,*ST众和董事长许建成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逮捕,此时的*ST众和已因为连续两年亏损披星戴帽、年报被出具非标审计意见,直接遭遇18个跌停,创下当年A股下跌之最。

  两大主营业务,传统的纺织印染板块萎靡不振,正在谋求逐步变卖剥离。新能源板块核心资产闽锋锂业旗下的金鑫矿业2015年对外融资2亿,成本高达17%/年,也出现了逾期违约,采矿权被申请执行拍卖。2018年5月,众和股份一度引入兴业矿业受让这笔违约债权并提供资金,但因为金鑫矿业上层股权被司法冻结,无法推进。

  锂的诱惑变成了众和的生死劫。"中国第一锂矿"的金鑫矿业由于缺乏后续勘探资金,自2016年停产至今,北汽新能源、宁德时代、兴业矿业、川能投等各路资本都来探访过,但最终归属依然成谜。

  曾经坐拥“金山”的*ST众和在经历了业绩连续亏损、采矿权面临司法拍卖、董事长涉嫌合同诈骗罪被捕、重组方案未果、证监会立案调查之后,前景亦是一片阴霾。

  海润光伏前身是*ST申龙,2009年4月,申龙因连续三年净利润为负被暂停上市。2011年12月,海润光伏携"中国太阳能之父"杨怀进而来,白衣翩翩借壳*ST申龙上市。

  相比于华泽的三年对赌两年变脸,海润光伏显得更加迫不及待,借壳刚刚完成的2012年,白衣骑士转身就露出了虎狼的真面目。

  海润光伏2011、2012、2013年业绩对赌连续未达标,完成比例分别为80.56%(应补偿0.97亿),0.14%(应补偿5.07亿),38.37%(7.3亿),头两年,大股东咬牙掏了6个多亿现金补偿,第三年见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急转直下,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大股东以"自身融资能力受限"为由,提出修改利润补偿方案,每10股转增1.6股,附有对赌义务的20名原股东自愿放弃增发股票,不费一分一毫,把第三年对赌失败的锅甩得一干二净。

  这期间,海润光伏的前三大股东自取得重组限售股至2014年年底,前后大约进行了20次股票质押。

  2014年12月20日,海润光伏借壳满三年,也是原20名股东持股解禁的日子,前三大股东领衔,上演了一场"疯狂的减持"。

  2015年1月7日至1月20日,大股东紫金电子率先4次减持,豪甩1.77亿股,直接减成了二股东。

  2015年1月14日至1月20日,二股东九润管业不甘示弱,减持7874万股。

  2015年1月23日,海润光伏披露了"10转增20"的利润分配预案。但是在高送转公告之前的20多天里,股价已经暗搓搓的涨了40%,高送转公布当日,股价强势涨停,而后连续大跌三天。消息灵通的筹码提前埋伏,成功高位出货。

  2015年1月30日,海润光伏公布业绩预亏公告,预计全年亏损8亿。

  3月31日至4月8日,原大股东紫金电子继续三次减持,持股仅剩0.32%,直接退出前十大股东。

  2014年12月到2015年4月,伴随着业绩大幅亏损、高送转和频频减持,前三大股东九润管业、紫金电子、杨怀进共套现近26亿元。在那个没有减持新规的年月,高送转成了掩护大股东撤退的烟雾弹,而业绩巨亏的枷锁则让热衷炒作高送转概念的散户无路可逃。

  正是这次高送转,让海润光伏的股价缩水至原先的三分之一,一步步走向仙股边缘。

  2015年10月,江苏证监局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前三大股东在高送转议案中"采用模糊性的语言",存在误导性陈述、超比例减持、短线交易等违规行为,并对上市公司、前三大股东及相关人员进行相应处罚。

  从2012年至今的5年财报中,海润只有2015年实现归属净利为正,其余4年全部亏损。 2013年至2017年财报中显示,归属净利分别为-2.03亿、-9.48亿、9608万、-13.1亿和-24.4亿。

  尽管海润也为保壳奋力抗争,包括公司原董事长,"华君系"辽宁隐豪孟广宝的回归,子公司股权的0元批量甩卖,频频与从纽交所退市谋求回A的天合光能传出借壳绯闻等。但是孟广宝任法人仅一年零三个月就辞任,高额负债的子公司股权乏人问津,天合光能也在2018年1月收到《江苏证监局关于确认辅导备案日期的通知》。

  2018年1月,已经披星戴帽的*ST海润发布公告称,由于2016年度、2017年度财报均被大华会计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自2018年5月29日起被实施暂停上市。公司2018年预计亏损23.7亿元-28.4亿元,可能被上交所终止上市。随后,其股价跌破1元,成了沪深两市第一只"仙股"。

  从千亿市值到1元仙股,业绩巨亏、高送转和一减没铺就的地狱之路,已是积重难返。

  地雷阵里掘金,垃圾堆里刨饭的ST/*ST股炒作逻辑,素来拥趸者众。毕竟,“炒垃圾股一时爽,一直炒垃圾股一直爽。”

  根据2018年3季度披露的股东户数,*ST上普3.65万,*ST华泽6.77万,*ST众和6.15万,*ST海润24.15万,四只准退市股,集结了四十万股民,亦有牛散大户闪现其中,被称为"ST大王"的陈庆桃更是弹无虚发,在上述四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均榜上有名。

  成名于2008年的陈庆桃,从7万本金起家,过往的经典战役包括重仓*ST凤凰、押注ST新梅,还参与了已经回归A股的ST长油等多只ST股票,普通投资者视为禁区的巨亏ST股,却是他投资逻辑中“低价、低位、受困”的心头好。

  截至2018年3季度,陈庆桃以119万股的持股数量位列*ST华泽第七大流通股股东,以100万股持股位列*ST上普第六大流通股股东,以1022万股位列*ST海润第六大流通股股东,更是以2000万股的持股数量位列*ST众和第二大流通股股东。

  2019年退市警报拉响,这一次,谁能生还?

  本文来源:寻瑕记 (ID:xunxiajun),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